香蕉福利视频app在线看

皇甫风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可是,他的双手已经握出了拳状,段如霜弯腰驼背,自然注意到了皇甫风的紧张,捂着嘴偷笑起来。

一路跟在金冲他们的身后,皇甫风一心只想快点见到江圣雪,而段如霜则低着头,小心翼翼的四处观望,内心却在犯嘀咕。

这无敌山寨怎么跟其他的山贼窝不太一样呢?虽然具体说不出来哪里不一样,但是总觉得,这里的人更多的像是百姓,根本就不像是杀人放火的山贼大盗。

金冲停在一处花园里,这花园与其叫做花园,倒不如叫做田野,百鸟争鸣,百花芬芳,好不热闹。

有一处亭子,上面雕刻着三个大字:贵庄园。

“稍稍等一下,娘子马上就来了!”金冲说道。

就快要见到她了,为何我的心会如此紧张?皇甫风奇怪的想道。

终于,他所期待的粉色身影出现了。

江圣雪双手被反绑在身后,由金猛押送着。同样的,满月和玉翘也都是双手被反绑,一个被金瑶押送着,一个被大尧押送着。皇甫风甚至都忘记了呼吸,视线一直停留在江圣雪的身上,她没变,一点都没变,肤色如同从前一样白皙似雪,面色犹如桃花,足以可见没吃什么苦!秀发如同从前一般

飘逸,梳得整齐,足以可见并未受到什么虐待。

她的眼神也没有丝毫的恐惧和害怕,这也可以说明她没受过伤,这让皇甫风的情绪不再紧张,紧握的双手也渐渐地松开了。

看来那个金冲是在欺骗自己了。

霓裳妩媚动人

江圣雪泪眼婆娑,那眼神里写满了想念,朱唇微启,喃喃道:“夫君!”

她真的好想他,想他冷冰冰的面容,想他冷漠深邃的目光,想他双手冰凉而又温暖的温度。

他的伤应该好了吧?江圣雪思念的目光不禁又填满了担心。

金冲走到了金猛的旁边:“大哥,那个人就是皇甫风!”还不忘冲江圣雪眨了眨眼睛,让满月和玉翘不禁低头掩面而笑,随后意识到不能穿帮,便又急忙收敛了笑意。

金猛抓住江圣雪的胳膊,走上前一步:“就是皇甫风?两万两黄金可都带来了?”

皇甫风的目光从江圣雪身上移开,看向金猛,冷冷说道:“已经送到们手里了,赶快把她们放了!”

金冲冲着金猛点点头,示意金猛黄金已经收到,金猛便也不好再说什么了。看着皇甫风,不禁一阵感叹,果然是玉树临风,那双冰冷的眼神就足以令多少女人情陷其中,可以感觉到他强大的内力,再加上凌厉的目光,颇有将士之气。难怪圣雪并

未见过皇甫风,光是听到他的事迹,便已经深爱不已了呢!突然又想到,大尧曾问江圣雪,是她夫君厉害,还是大当家的金猛武功更胜一筹,江圣雪并未正面回答,想必就是为了给自己留几分薄面,心里不禁涌起了一丝不快。向

来不爱争强好胜的金猛,突然就萌生了一个想法,如果我打败了皇甫风,圣雪会怎样?

于是仰头道:“皇甫风,如果把我打败了,我便放了她们。”

皇甫风皱了皱眉,说道:“想反悔?”

金猛摆摆手:“别忘了,我们可是山贼啊,就算是反悔了,又能怎么样?出招吧,皇甫风,赢了我,我便放了她们,就连黄金我都会原数奉还!”

此话一出,金瑶,金冲,大尧,甚至是江圣雪他们都惊讶住了。

金瑶有些焦急的说道:“大哥,也知道皇甫风的厉害,为什么突然要提出跟他比武?知道赢不了他的!”金冲也急了:“大哥,就算我不喜欢老二说的话,可是这一次,我也是赞同的,我们的武功,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我们大可以把人还给他们,可是黄金也还了,让村民吃

什么,喝什么啊?”

金猛默不作声。

江圣雪低头小声的说道:“猛大哥,这是怎么了?”

可是金猛似乎已经作出了决定,将江圣雪推给了金冲,然后飞身而起,朝皇甫风冲去:“出招吧!”

江圣雪大惊,刚想开口,便被金冲拦住:“圣雪姐姐,就让大哥和夫君比试一番吧!”

江圣雪焦急道:“不行啊,冲弟,别玩了,夫君会伤了猛大哥的!难道那两万两黄金,们真的不想要了吗?”

“圣雪,不让大哥跟夫君比武,大哥才会憋出内伤呢!”金瑶无奈的笑道,看来,大哥对皇甫风带着天生的敌意啊!

“所以,圣雪姐姐,静观其变就好了!”金冲说道。

江圣雪无奈的叹了口气,想上前去双手被绑住,想开口,却又不知该怎样阻止,就只好紧张地观望,祈祷皇甫风和金猛都不要受伤。

这边一直不受关注的段如霜已经小心翼翼的退到了一边,正在四处打量这个地方。这一举动反倒引起了金瑶的注意,她心想:这小子身材修长,仪表堂堂,偏偏却是个驼背!面容秀气非凡,虽着一身粗装,可他观望四周的眼神里,倒不像是个等闲之辈

啊,不可不防!那一边,皇甫风一个侧身躲开了金猛的重拳,之后他一个翻身,右手的神封刀刀身打在了金猛的肩上,金猛闷哼一声,后退两步:果然厉害,仅仅三招,就已经伤到了我

随后,金猛转过身子,与皇甫风继续过招,皇甫风也并没有一昧的攻击,他在思考如果胜了,金猛会不会放人,如果败了,还能不能活着走出无敌山寨!金猛的重拳击在皇甫风的右臂,顿时火辣辣的疼痛传遍身体,无敌烈焰虎之称的金猛,他的拳风如同火焰,中招的人势必会感觉全身都如同烈焰焚烧一般。好在皇甫风的

内功深厚,只要稍稍的运用一下内力,灼伤的疼痛感便会渐渐散去。

皇甫风飞身而起,脚风划过金猛的脸颊,金猛向后踉跄,但灵活的侧过身子,泛着无形火焰的铁拳已经击向皇甫风的胸膛。

“住手!不要再打了!”江圣雪的声音及时的传来。

金猛收回拳头,降落在地面上,皇甫风后退数步,也稳住了身形。

江圣雪面容紧张而又心疼:“冲弟,快给我松绑,我不想让猛大哥和我夫君再互相伤害了!”

金冲看她一脸焦急的样子,也知道没得玩了,但也有些不甘:“圣雪姐姐,我们还没试探出夫君到底是不是爱的,就这么心疼他了!”

说话间,便也给江圣雪松了绑。

金瑶和大幺见状,也都为满月和玉翘松了绑。

皇甫风冰冷的目光中多了一分疑惑,圣雪姐姐,冲弟,猛大哥……

段如霜并未直起身子,但是隐约猜到了几分,紧张的面容似乎放下了心来,看来大嫂和这几个山贼相处的不错嘛!

江圣雪急忙跑到了皇甫风的面前:“夫君,没事吧?有没有受伤?之前受的伤有没有恢复?”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就要触到皇甫风的脸。却被皇甫风一把抓住手腕,二人四目相对,一个温柔似水,写满担心,一个错综复杂,写满埋怨,她既然叫金冲为冲弟,还叫他为她松绑,看来这一切都是故意策划的了

,想到这,不禁加重了手中的力道,江圣雪感觉到疼痛,皱起了秀眉,有汗珠滑落额间,可她却不说一声疼!

段如霜看到这一幕,急忙走了过去:“风大哥,弄疼大嫂了!”

金瑶目光一冷,自己果然没有看错,这个人果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可能是突然意识到对方那些人的眼光,段如霜这才猛然想起,自己刚才一时心急,竟然直起身子就来到了他们身边,忘记了伪装,既然如此,那也不必在装成驼背的模样

了,还真够累的!

皇甫风深吸一口气,松开了江圣雪,冷冷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金猛叹了一口气,强颜欢笑道:“圣雪,果然还是夫妻情深自己的夫君好,我还是的猛大哥呢,难道就一点都不关心我有没有受伤吗?”

江圣雪这才转过身去,带着些许歉意:“对不起啊,猛大哥!没事吧,我夫君有没有伤到?”皇甫风只觉得一股怒气窜遍全身,他一把拉过江圣雪的手臂,让她贴近自己的身体,目光冷冷的看向金猛,却是在说给江圣雪听的话:“江圣雪,看来们已经熟悉到,他

可以叫圣雪,叫他猛大哥的地步了,很是亲热么!”

江圣雪被禁锢住,动也动不了,只得慌慌张张的解释道:“夫君,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骗的,我只是……”

“皇甫风,这一切都跟圣雪无关,是我们提出的请求,让圣雪来配合的!”金猛说道。皇甫风冷笑一下,但是大家都看得出来,他在压制住自己的怒气,只见他又看向满月和玉翘:“们两个也好大的胆子!江圣雪敢跟他们一起来骗我,碍着她是江家堡的千

金,我不能拿她怎么样,还有满月,的主子是江圣雪,我也不能拿怎么样,玉翘,是我身边的丫鬟,跟着少奶奶一起骗我,可是觉得很有趣?”

“对不起啊,风少爷,玉翘知道错了,玉翘以后再也不敢了!”金冲仰起头说道:“皇甫风,在我们这无敌山寨,休想摆出大少爷的架子,玉翘怎么了?她不过是想帮圣雪姐姐,试探试探是不是在乎圣雪姐姐,可是我也看出来了

,一口一个江圣雪,圣雪姐姐还一直都叫夫君呢,我真替圣雪姐姐感到悲哀!”金猛走到金冲的旁边:“他们夫妻之间的事情,我们就不要多管闲事了,我这无敌烈焰虎就这么被打败了,着实有些丢人啊,我先去寺堂了,愿赌服输,还是要拿黄金还给

他们的!这里就交给们处理了!”说完,金猛就先行离开了,显然是丢了面子的缘故,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低落的,如果江圣雪不在这里,胜败便不会太多的在意,可是她在!原本以为,自己至少会在十招

以后才能落于下风,却没想到五招之内就已经成了死局,必败无疑的死局,今日真是见识到了冷面狂龙皇甫风的厉害!也算是彻底的放弃了,江圣雪,只能由这样的强者来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