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pp下载直播

【果然是风水轮流转啊!这个世道谁也别嫌弃谁,谁也别取笑谁,哈哈哈!】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才几年呢!忽然觉得夏知星莫名的有些可怜啊!才刚举办婚礼就和老公感情破裂了,实惨!】

【惨什么呀!人家好歹还享受过几年薄少的宠爱,比我们这些爱慕薄少的女人幸福多了!本来薄少就不是她一个人的,也该滚一边凉快去了。】

……

颐园内。

夏知星正躺在客厅的沙发上刷微博,看到自己和老公被传感情破裂,看到网友们都在一水的同情自己,嘲讽自己,她完全没感觉,就像是在别人的八卦。

宁姨从厨房走出来,“该吃饭啦!”

夏知星伸了个懒腰,“唔……隔老远就闻到饭菜的香味了,我感觉自己今晚又要吃撑。”

“吃撑了我陪去后院散步。”

宁姨直接打断了她说要少吃点的念头。

夏知星摸了摸自己的腰身,因为怕被媒体看出来,她下午去公司的时候特意穿了一件不显身材的裙子,倒是没被人发现她怀孕,反而被人嘲讽她状态憔悴……

她在餐桌前坐定,“宁姨,我看着很憔悴吗?”

日系校服初中学生妹田园写真

宁姨认真的端详了她几秒,“没有啊!看着挺好的,两边脸颊最近倒是圆润了一些,比以前更好看了!”

说完,她就转身回厨房了。

夏知星条件反射的摸脸,内心嗷嗷叫:啊?她胖了?

她再次点开网上自己的照片看了一眼,不得不说,这个记者拍照的角度还挺刁钻的,在没修图的基础上看着还真有几分憔悴。

挺好的!

她满意的退出微博,对着满桌丰盛的菜肴拍了一张照片,发给远在曼哈顿的老公,并发过去一行字:我有好好吃饭哦!在那边有任何消息都必须第一时间告诉我,不管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发过去后,她又补了一句:国内的消息不要理会,这是我的烟雾弹,可得陪我演好这出戏才行。

想了想,又发了第三条:老公,我每天都在想,一定要健康的回到我身边。

吃了几口后,她还是不放心的给唐渊打了个电话。

手机响了几秒钟,唐渊就接了,“少夫人。”

“宸他还好吗?检查结果如何?”

“老板他精神还不错,和医生约好的是下午,还没到时间。”

“喔……那有消息一定要及时告诉我。另外宸有看微博上的消息吗?”

唐渊凝眉回忆了一遍,“老板一直在处理公司的事务,应该还没来得及看网上的消息,难道又出了什么……”

“NO!都是小case,是我故意放的烟雾弹,们都不要理会,尤其告诉宸不要理会,相信我会处理好。”

“好的,少夫人。”

叮嘱完唐渊,夏知星才安心吃饭,这两天网上的她说有多惨就有多惨,一旦她出门,肯定会被人追着打和骂,想想那场面也是很惊心动魄。

……

同一时间。

华厦传媒正在召开紧急会议,就连司澈都赶回来了,他知道夏知星怀孕的事情,也亲眼见证了夏知星和薄夜宸的婚礼,婚礼上薄夜宸看向夏知星的眼神含情脉脉、深情款款,绝对不像是演出来的。

这才一个月,怎么会发生这么大的变故?

司澈百思不得其解,给夏知星打电话对方也不接,想到网上的那些传言,他越想越觉得是真的,干脆拨给希灿。

希灿正为这件事烦恼不已呢!难得遇到个可以诉说心里话的人,便约了个地方见面狠狠的吐槽了一番。

“我问过我姐了,她说薄夜宸确实有头疼症,甚至还选择性失忆了,忘了不少他们以前的事情。”

“那他们的感情真的破裂了?”

“我姐没有明说,但按她这个说法,即便她和薄夜宸感情没有破裂,对方也忘了她啊!这比感情破裂还来得让人心悸。”

希灿是越说越生气,想到姐姐日后可能过得不幸福,他都想劝她离婚算了,他相信爷爷奶奶那边也会支持她的。

可提到离婚这个话题,姐姐脸上明显的不情愿,分明就是还爱着薄夜宸,舍不得分开。

司澈拧眉,“那阿星有和提过想离婚吗?”

希灿喝了口酒,“我倒是巴不得她能想通,可偏偏她想不通!”

司澈眉头皱得更深了,“会不会是因为她怀孕了,女人对孩子都会选择保护,而且薄夜宸也是孩子的父亲,阿星可能想着他的选择性失忆会慢慢好起来。”

“好起来又怎么样?我听沫沫说之前薄夜宸的选择性失忆更严重,他这个情况还和失忆不一样,他属于记忆错乱,记得的全都是和我姐之间的不愉快,对她特别

仇恨……”

喝了两杯酒的希灿话格外多,拉着司澈“巴拉巴拉”说了一堆,基本上都在数落薄夜宸,听得司澈眉头越皱越高。

想到夏知星现在过得不幸福,他心里莫名的就难受,恨不得……

这个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就被他给强行摁住了。

“那阿星为什么还要……”

“爱情呗!还能因为什么?我都不知道我姐竟然是个爱脑,为了爱情居然还能忍受这样的事情……”

司澈脑子里已经听不进去他的任何絮叨了,只剩下浓浓的担忧和难以言喻的失落。

回到公寓后的他就给夏知星发了条短信,编辑了很多话最终还是删掉了,最后就发了简单的四个字:还好吗?

没有回应。

司澈心里难免有些失落,可一想到夏知星现在是孕妇,孕妇一般都睡得早,自己要是给她打电话说不定会吵到她休息。

这样一番心理安慰后,他自己也好受了几分。

实际上夏知星压根还没睡,她看到了司澈的来电和短信,之所以不接不回是因为不知道要怎么和他说这件事。

希灿是她表弟,可以说几句模棱两可的话忽悠过去,可司澈就没那么容易好忽悠了。

现在告诉他实情显然不合适,骗他,自己又觉得不大好。

为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