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c影院年龄确认未满

实验室里,苏源跟斯塔克正在商议着元素战甲的制造。

“如果我们把符文绘制在表面,那它们就不可避免的会受到战斗时物理冲击的影响。很容易就会毁掉整个符文系统。但是如果在外面加装护板的话,就会太过于臃肿了。这是个需要马上解决的问题。”

“我以为你说的那种秘银,应该是非常强力的金属。”

“这不一样。秘银这种金属本身强度并不高。它主要特性是近乎完美的魔导性质。能够无损耗的传输所有的魔力。所以被认定为一种真正的优质的魔法金属。但是只要一颗子弹,就能够让这东西变形。”

“你不能弄一个具有防御属性的符文吗我见你经常使用一种金色的能量防护罩。能不能把它融入到符文中”

“不是不可以,不过这个符文系统本身已经非常繁杂了。继续增加别的符文系统,会使它更加的臃肿。甚至彼此之间产生干扰。大型的符文系统,本身的效果其实都是比较单一的。当然,传说中有符文跟魔法阵相互结合的更为庞大复杂的系统,叫做迷锁什么的。但是那个我不懂。”

两人陷入了一种沉思状态,直到斯塔克打破了平静。

“我有一种想法,你能不能设计一种两套系统,存在于一件盔甲,但是本身却又独立存在的符文系统”

“我说了想要承载这个土元素的结晶,需要非常复杂的系统。没有足够的空间”

说到这里苏源突然间顿了下,像是想起了什么。“不,也许有。但是那就需要我将符文系统变得更加精细,同时我还需要一点新的技术支持。你这有光刻机吗”

“是做芯片的那玩意斯塔克工业不生产芯片。好吧,如果你想要,我可以给你弄一台。”

“不我不是真的想要这样一台光刻机。我只是想要一个类似的东西。能够刻画更精密符文系统的仪器。所有的符文都是手绘的。但是不管我的手有多么稳定,多么精巧,都做不到现代机械纳米级别的雕刻。所以,我需要一台专门的符文机器。而且是科学与魔法结合的那种。”

像个孩子一样

斯塔克有些无语的看着苏源,过了好一会,才开口道。

“可以,我们可以从头开始设计。我知道光刻机的原理。但是你要求的魔法部分,就得你自己搞定了。”

“我知道,我不需要最顶尖的那个级别,只要能够达到一百纳米以内就好了。目前我们只需要这个级别。在这种超精密的状态下,我可以设计一个多重立体性的符文系统。不但不会减弱效果,还有有增幅作用。同时我们可以在上面加装两套以上的其他效果的符文系统。”

“听起来不错,贾维斯。给我光刻机的设计图。”

“先生,我的系统中没有储备这份资料。”

“那就去找一个有的系统,把它弄过来。”

“你是要我入侵其它系统吗这是违法的先生,你确定吗”

“贾维斯”

“好的先生,马上开始。”

纽约市的街头,今天迎来了一场混乱。当然,如果放到几年后,居民么可能会习惯,但是至少眼下,大量的居民是真的慌了。

一个土黄色,背上长者狰狞的肉刺,身高五米左右的怪物正在大街上横冲直撞。

“浩克,出来。你这种懦夫不配拥有力量。我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强的战士。浩克,你给我出来。”

它身被类似于外骨骼的角质层包裹,子弹对他完没有效果。即便是火箭弹,也仅仅是让它闭了一下眼睛。

下一秒,憎恶身体腾空跃起。庞大的身体,在半空中飞了足足五十米远。直接砸在了一辆装甲车的上面。巨大的质量直接把装甲车砸成了碎片。它伸手,在装甲车的残骸上,撕下了一块铁板,然后当做飞镖扔了出去。

剧烈的爆炸声响起。不远处的另一辆汽车,直接被钢板劈成了两半。庞大的身躯,不但没有让它变得笨拙,反而在此基础上,比人类更加灵活。同时,强大到无法阻挡的力量,硬抗热武器的防御力,以及恐怖的恢复能力,站在大街上的憎恶,几乎是一种完美的战争机器。如果它受控制的话。

但是现在的憎恶只想找到浩克,证明自己是最强的。作为一名顶级的职业军人,他之前对败在浩克手上,耿耿于怀。尤其是知道对方只是一个科学家的时候,更是无法接受。这种思想成为了一种执念。强行给自己注射了浩克的血清,最后突变成了这个形态。与此同时,心中的执念也被放大。变成了眼前这个冲动暴戾的怪物。

这时,不远处的直升机上。布鲁斯班纳面色沉重的说到:“让我去吧。”

“不,布鲁斯。你已经没有那种力量了。”他女朋友极力阻拦。但是布鲁斯似乎是拿定了主意。

“不是这样的,我只是压制了血清的效果。那东西还在我的体内,只是藏得更深了。只要我遇到致命危险,它一定会再出现的。”

“等一下,你们看。”飞行员大叫一声。几人朝着地面看去。

只见飞奔中的憎恶突然间脚下一矮,一个跟头摔在了地上。而在他倒下的同时,身前的地面隆起,混泥土的地面伸出了一只直径一米的巨大拳头。一记重拳直接把憎恶打飞。无数人,记者,军方的注视下,憎恶的身体足足飞了四十多米,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没等它站起身来,大地变成了如同沼泽一般的液态。憎恶的身体直接陷了进去。从头到尾,憎恶都没有做出任何有效的反击。二十秒之后,它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一开始,人们还能够隐约听到地下传来的震动,以及吼声。但是很快一切风平浪静。现场所有人都愣住了。

一名胆大的士兵走到了憎恶消失的地方,轻轻的踩了一下地面。

很硬,混泥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