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小视频app二维码下载

“信奈要见你。”又过了两天,丹羽长秀找到正在她家中休息的秦和清说道。

“哈?见我?为什么?”秦和清疑惑道。

“大概是从别人那里听说了你的存在吧,所以比较好奇,想要看看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竟然能够打动我的心房,成为我的男人。”丹羽长秀推测道。

作为一名智将,这种程度的推断还是没有丝毫问题的。

“也就是说,他想审视一番,我究竟能不能配得上你是吗?”秦和清伸手将丹羽长秀拉入怀里,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轻笑道。

“大概是这个意思。”丹羽长秀伏在他的胸口道。

“什么时候。”秦和清不置可否,开口问起了见面的时间。

“明天,例行会议结束之后。”丹玉长袖回答道。

“行吧,到时候我去见见织田信奈。”秦和清同意道。

“谢谢。”然后一顿,丹羽长秀又好奇道“不过让我比较好奇的事情是,你既然有办法通过那种方式来改变我们的想法,为什么不一开始的时候就对信奈出手,而是选择了我和胜家两个呢?就算我们是织田家的家老,在影响力方面远超普通的家臣,也比不上身为家督的信奈本人来得有用吧?”

“我还以为你一直不会问这件事呢。”秦和清好笑道。

“之前不问只是没反应过来,后来反应过来了,你却已经离开了尾张,等到这回再见到你时,又被相良良晴和你对话中所透露出的信息给转移了注意力,因此直到信奈提出要见你的时候我才恍然发现,竟然忽略了这么重要的事情没去注意,实在是失职——50分。”丹羽长秀回答道。

图书馆里的黑长直素颜美女

“你只是被一连窜的冲击影响了自身的判断罢了,到也算不上彻底的失职。”秦和清安慰道。然后一顿,这才慢悠悠的说起了正题“我之所以不对信奈动手,并非是我没有想过这点,而是因为顾忌。”

“顾忌,顾忌什么?”丹羽长秀抬起头,看向近在咫尺的秦和清的面容疑惑道。

“第六天魔王。”

“谁?”

“第六天魔王。”秦和清重复道。

也就是传说中的佛敌,波旬。亦或者说摩罗、六梵天,佛教欲界六天天魔之首,并非单纯的是在指织田信长!

虽然在历史上,织田信长自称魔王,且后世之人也认为他是魔王。

但那完是因为织田信长跟这个时代岛国最大的佛教团体——一向宗不对付的原因,加之织田信长的某些政策也确实有别于岛国普遍的重出身的传统,而过于离经叛道的关系,所以哪怕在死后,也没能获得多少人的支持,从而被打成了邪魔。

这就跟华夏大地之上,亡国之君多数会被儒教和新朝帝王打压成暴君、昏君是一个道理。

但事实真的是如此吗?

不见得吧……

远的比如秦始皇,名为暴君,可真正暴的地方又有多少?似乎除了焚书坑儒外,其他方面的大兴土木、大批工程哪个不是历代帝王都会干的事情?

而且其除了秦始皇陵外,其他的工程又哪一个是专门为了他一己私立而开动的?

还不是为了国家防御和政治需要?

甚至就影响而言,直到现代都依旧留有余韵。

就更不要说近的如随帝杨广了,要不是做事太急功近利,把世家坑的太狠了,大好的隋朝又怎么可能两世而亡?

所以算来算去,除了南宋末代的皇帝没怎么褒贬外,历朝的最后一个皇帝的评价都是糟糕的评论。

跟着,没等丹羽长秀再发询问,秦和清就自顾自的解释起来“你已经知道,我来自后世,虽然不如相良良晴那般,因为沉迷战国策略类游戏的关系对这个时代的某些重要历史事件和人物的事迹了解颇深,但对少数比较知名的人物的一些状况还是了解那么一些的。”

“这其中就包括你所侍奉的公主,织田信奈。当然在历史上他应该叫织田信长,并且是名男性,但其最有名的称呼却是他曾经使用过的一个自称——第六天魔王。”

“这要是在正常情况下我也不会多想,只当是她在争霸天下的过程中得罪了太多僧人,所以在死后被人给宣传成了魔王,可当我在越后见识过有着毗沙门天转世之称的上杉谦信后,我才明白,有的时候,这种自称或认知并非完是假的,用来吓唬人的,也有可能是真的是某某的转世存在。”

“所以你担心要是对信奈动手的话,会激发她身上的潜在属性,将魔王的力量给引导出来?”丹羽长秀眉头一蹙,瞬间明白了秦和清的顾虑所在,沉声说道。

“是的。”秦和清承认道。

“换句话说也就是,越后的上杉谦信真的是毗沙门天的转世之身?!”丹羽长秀一脸严肃的低沉道。

“虽然没有完确认,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是的。”秦和清叹声道。

“除此之外,这个时代还有谁是哪位殿下的转世之身。”丹羽长秀追问道。

“应该没有了吧?”秦和清不确定道。

毕竟他接触的只有女性姬大名和姬武将而已,对于男性如何,他还真就一点也不清楚!

所以其中要是有某位神灵的转世传道之身存在的话,倒也不是完没有可能。

“你不知道?”丹羽长秀不信道。

“起码除了上杉谦信和信奈之外,我接触过的女性大名与姬武将中,再没有人有类似的痕迹。”秦和清倒也没有隐瞒,双手一摊,无奈道。

“哼。我就知道,掌握着这种手段的你不会只对我和胜家下手,而不去动其他人的。说说吧,除了我们之外,还有谁是你的人?”丹羽长秀虎着脸盯住秦和清的眼睛,追问道。

……

然后第二天,被知道了更多情报的丹羽长秀报复性压榨了一夜,差点被直接榨成空心气球的秦和清就拖着有些疲惫的身子和同样没讨到什么好,只能勉强通过化妆的方式来消减一下脸上的黑眼圈存在的丹羽长秀一同离开了她家大宅,前往了织田家去参加今天的例行会议。

“好了,你先乖乖在这里等着吧,等朝议开完了,我就让人来叫你。”丹羽长秀冲身旁的秦和清说道。

“嗯。”

然后丹羽长秀离开,消失在了秦和清的视线中。

“呼……终于可以休息了。”见状,秦和清长出口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