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草app安卓2.3版本

天命……

气运……

这种东西说虚无缥缈轻了点,完可以说是扯淡……

这是陈亦以前的想法。

可现在,在凝炼摩尼宝珠时,那种无往而不利的感受,简直是又爽又可怕。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时来天地皆同力!

大抵就是那样的状态。

若是所有主角都有这种东西,也难怪那些一个个明明文韬武略文成武德一统江湖千秋万代……惊才绝艳的大反派门,还会前赴后继地跪在主角脚下……

神通不及天数啊,非战之罪也……

陈亦觉着,如果他感觉到的那种无往而不利,真的气运,这种好东西,那是万万不可错过的。

这次得到的气运说起来也不算少了,能让他直接将摩尼宝珠具现出来,还诞生了“净土”,四臂观音相的另一个宝贝白莲,甚至本尊都有了一定的进度。

柔美蕾丝淑女眼色媚人比花娇

可是可惜,一次就消耗完了。

不知道,这玩意儿到底是怎么来的?

之前他经历这么多世界,也算改变了不少人的命运,都从来没有遇上过。

为什么偏偏就只有这一次得到了?

这里面,到底还有什么不一样的?

陈亦在心中盘算着自己在这个世界中的所做所为。

在现代的时间线,他留下的痕迹不多,嗯,除了与紫虚元君的隔世之争动静有点大……

然后是在战国时……

杀了只逆发结罗,种了棵降龙血树,虐了顿了杀生丸子……

联通了小须弥,把其他世界的一些精英大佬放了进来,把妖鬼当怪刷……

这些各界精英干了什么,陈亦还没来得及去关注。

不过看样子,历史已经因此而改变,变化还不小。

还有,驱魔一族的诞生……

杀人、救人,陈亦在其他世界都没少做,不会是这个。

改变其他人的命运也做过,也不是这点。

将某世界的人带到另一个世界这种事,也干过,似乎也不大可能。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了……

驱魔一族……

为什么偏偏只有这玩意儿的诞生,才会让他得到气运?

不,应该还有一个可能。

陈亦还想到了这个世界在他的经历中的一个独特性。

因为食骨之井的存在,让他直接从源头上干预了既定的时间线……

听那几个小孩子的谈话,似乎千年前发生的事还不止这么点。

偏偏源头好像都是他自己。

可是他明明没有做什么事……

难道是他在未来会做的事?

那他现在已经知道了,如果他一心要和这个已知的未来抬杠,偏偏不去做,那“未来”岂不是就会改变。

他如今所处的时间点,不也应该早就在他产生这个念头的时候,就已经改变?

现在……

过去……

未来……

“嘶……”

一想到这东西,陈亦就忍不住有点头晕眼花。

头疼!

乱!

时间……

这玩意儿,真的不是他的知识领域啊。

如果还是普通人,还可以不知深浅地瞎研究一通,最坏的结果也就是没结果而已。

要是换成了他,去钻这个牛角尖,那后果就堪设想了。

以他如今的修为想要触碰时间,还远得很。

但是想要窥见一丝那无处存在、又无所不在的时间长河,估计已经不是遥不可及。

可陈亦一点也不想看见。

因为他无法预料,那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只看他如今稍微想了想,脑袋都有点昏昏胀胀的,像要裂开来一样,就知道十有**,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就是了。

总而言之,这像是凭空而来的气运,左右逃不过这两个可能。

驱魔人的诞生,对时间的干涉……

大概的范围应该是不会有差,但真正的根源是什么,还得日后慢慢验证。

至于现在……

陈亦心念一动。

顶上三华再现,光明绽放。

除左右婴神、舍利放清、金华光,中间一尊四臂观音端坐净土佛国。

明月华光遍洒黄金琉璃大地,作金银辉映之色。

一片璀璨澄澈,令人心旷神怡。

而在那黄金琉璃大地上,此时已经多了一片七彩莲池。

这池不过亩许见方。

池中只有一朵略显虚幻的莲花。

莲花半开,不过拳头大小。

皎白洁净,却偏偏有七彩光华绽放。

将这池水映照成了七彩之色。

这就是新诞生的净土中的神妙之一,七宝莲池。

池中之水,也不是凡物,唤作八定水。

因为内中之水,有八种殊胜,又唤八功德水、八味水。

所谓八种殊胜功德,一为澄净,能洗一切垢染无余;二为清冷,能去热恼令众清凉;

三为甘美,法果殊胜如甘美食;四为轻软,移欲贪山断诸欲索;

五为润泽,住念清净诸尘不起;六为安和,无有妄想身心安和;

七为除饥渴,用之者无饥无渴;

八为长养诸根,能令人诸根清净强盛,消疾祛厄。

昨晚争斗之时,这八定水给了他很大的帮助,才让他那般轻松除去了紫虚元君的元神烙印。

总之一句话,八种殊胜,都是令人由内至外,脱胎换骨。

有病治病,没病强身。

就是根器低劣的废材,也能给你洗成天赋之材。

一条赖皮狗进去打个滚,也能成仙神。

据陈亦从真经中所知,在那西天极乐,也有这七宝莲池,八功德水。

西天极乐,究根到底,其实也是那位过去佛阿弥陀佛化现的“净土”世界。

人家可不像他这般寒酸。

西天之大,遍覆诸天无量世界。

四周更有七海环绕须弥天柱胜境,这珍贵无比的的八定水,充满七海!

不过这八功德之名,实际上更多的是着落在“佛”的无量功德之上。

所以这八功德水的效用强弱,根本上还是取决于陈亦的境界和功德。

想要如“佛”一般,有那种逆天之效,是不可能的。

现在能给人治治病、消消烦恼、提升提升根骨什么的,已经是极限了。

不过陈亦也不贪心,这种效用对他来说已经算是逆天了。

就算是他有着罗汉金身,万法心体,但要是天天有事没事往里面泡上一泡,尝饮这水,他的根器也会缓慢增长。

根器这东西,说来有些缥缈。

但无论是修炼难度、速度、上限,都与其息息相关。

退一步说,有这东西在,陈亦基本上不用再担心什么杂念、心魔之类的东西,同时很长一段时间内,他也不会存在诸如“瓶颈”这种东西。

对他自己尚且如此,对别人就更不用说了。

正好陈亦现在有“练兵”的打算。

这东西的出现,再及时不过。

不过,现在这点大的七宝莲池,不过丁点水。

想要大范围使用,还是不太现实。

想要使这莲池变得更大,池中的水更多、效力更强,只有不断地提升自己的心灵修为,同时往池中投入更多的“功德”。

紫虚元君那次对他造成的伤,虽然延缓了他的脚步许久,但突破之后,好处是显而易见的。

姓名:陈亦(唐三藏)

境界:声闻(阿罗汉果)(先天四等)(五品)

寿元愿力:450000

造化:6

修为:14999(体1324+3000,智663,意2163+3000,气1052+3000,技1953)(体、意、气+3000为四臂观音寂静相加成)

武学:《阿难破戒刀》《六神诀》(少林精研版)(上品绝学)……(展开+)

佛法:《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LV6),《地藏经》(LV10)……

神通:舌灿莲花,慈航,声闻,万法心体,乾坤挪移(武道神通)

法咒:地藏咒(上)·诸恶寂灭,大乘观心法·四臂观音,巫术(……展开)

抽奖次数:0

特殊物品:如意明光x1,摩尼宝珠(100%)(四臂观音寂静相可现),白莲(10%)(四臂观音寂静相可现),四臂观音寂静相:0.1%……(展开+)

武学:《阿难破戒刀》《六神诀》……(展开)

仅仅是境界等级已经到了先天四等的极限,离五等只是一步之遥。

陈亦嘴角一勾,露出一个属于挂逼的笑容……

深吸了一口气,掏出了一本被他尘封已久的的武学……

《八部龙神火》:先天上品武学。需显密圆通四境大成,精气神三花聚顶,心肝脾肺肾五气朝元,方可修炼。此招极限已超越先天之属,为近神之招,以先天之属,可堪比神品武学。若有我佛慈航渡世之心,不朽不灭金身,当可发金刚怒目,焚灭恶浊大世之火。学习需求:体1000,意1000,气1000;消耗愿力:10000/级,消耗造化:1/级

这玩意儿,早早就得到了。

是他踩到最大一泡狗屎,只用几本低级的绝学就融合了出来。

只是因为这门槛实在太高,只能束之高阁。

等他进入先天之时,本该就修炼。

不过又因为当时得了阿难破戒刀,也没有多余的心思去学这玩意儿。

现在终于是时候了!

不容易啊……

是/否学习《八部龙神火》

还用说!是!

领悟武学《八部龙神火》(先天上品),愿力-10000,造化-1,当前等级为八部龙神火》等级+1,愿力-10000,造化-1,气+3000

当前属性17999,境界提升为先天五等,寿7999

“……( ̄┬ ̄;)”

恐怖如斯!

增加属性变态就罢了,这极端得简直令人害怕……

只是1级就增加3000属性,而且增加在气这一个属性上……

要是12级部都是这样……!

陈亦总算有点明白,为什么说明文字里会要求拥有“我佛慈航渡世之心,不朽不灭金身”,才能发“金刚怒目,焚灭恶浊大世之火”。

要是没有不朽不灭的身躯,谁能承受得了这么恐怖的力量?

没有一颗类似“永恒不动、真我如一”的心,谁又能掌控这么恐怖的力量?

幸好,佛爷我是开挂的男人!

紫虚元君啊紫虚元君……臭婆娘,你给佛爷等着,佛爷马上就要来找你了!

还有那个天帝!哼哼!

佛爷大慈大悲,怎么能坐视你们困在那牢笼里不得脱出?

必须都超度喽!

陈亦这里自顾兴奋,却不知笑声传了出去,把外面刚刚将饭食送来,放在门外侧廊上的荒木老人吓了个够呛。

本来陈亦闭关,并不需要吃喝,交代过他不需要送来。

但荒木老人还是习惯性地每天都会送来吃食。

现在他好后悔啊……

陈亦才懒得理别人。

在禅房中自顾参悟这门目前为止,他所学的最高神功!

等吃透了,凭这门神功陈亦现在就敢去和紫虚那婆娘放对。

要是有足够的造化,直接刷满级,估计境界还能直接升上一等。

哎呀,可惜了……

……

在陈亦为新学神功而兴奋时。

隔壁空座町。

黑崎一护回到家,在自家医院里安静地坐着,他父亲出诊去了,暂时帮看着。

坐在椅子上有点走神。

虽然他一向大大咧咧,但突然遇上这么多事,要说一点波动都没有是不可能的。

“你好!”

门外忽然有人招呼道。

“咦?北条?”

来人是一个和他一样的高中男生。

这人黑崎一护认识。

并不是他们学校的,不过家住在附近,两人也经常见面,并不陌生。

“一护,你怎么在这?”高中生看到他也有点惊讶。

“哼!我爸和妹妹出诊去了。”

黑崎一护不满道。

“哦,那太不巧了,我还想让黑崎叔叔帮我看看呢。”高中生遗憾道。

“你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好像有点发烧,算了,不严重,等以后再说吧。”

其实高中生是看到了黑崎一护跃跃欲试的神情,有点害怕……

转身就走的果断让黑崎一护颇为遗憾……

“啊,对了,一护,你家有热敷贴吗?”

男生忽然又回转过来。

“呐,给你!”

这种东西黑崎一护没什么兴趣,随手从药柜里掏出来扔过去道。

“你要这东西干嘛?发烧需要这个吗?”

“哦,不是我用,就是待会我要去一下那边的日暮神社,我有个同学病了,去看看她,顺便给她带过去。”

男生举了举手中的东西道。

“日暮神社?”

黑崎一护心中一动。

那个不靠谱的死老头不就是说他是日暮神社的?

“我跟你一起去!”

“啊?”

“啊什么!快走吧!”

黑崎一护直接拖着他就走。

他表面上没表现出来,但其实他对于那个天王寺实在是好奇得很。

甚至是那些什么死神、什么尸魂界,他都可以不在意。

只有这个天王寺,让他完没办法忽视。

但是因为昨晚的目睹的一切,让他心中有着浓浓的敬畏,也不敢直接找上门去。

不过,那个死老头明显对天王寺有些了解,不找他找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