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字幕网app秒退

孟可已经十一岁了,明年就要参加小科考,镐东学院就是她的目标,且凭着她的武功和各科目成绩,只要不出意外,进入镐东是没有问题的。

十岁孟路一听考试,腰就不觉弯了半截,身体向后藏了藏,可惜大街宽阔,没有他的藏身之地。

见父亲和姐姐看过来,只得努力挺起勉强还算健壮的小胸膛。

“我也是没有问题的!”

“呵呵!”

孟可冷笑一声,那笑声如同一柄利剑,轻易就刺穿了孟路白嫩的脸皮。

“你笑啥?”

“我没笑。”

“你笑了!”

“我笑啥了?”

“你在笑我吹牛。”

“我笑你吹什么牛了?”

最钟爱的桃花美女 婚纱写真

“你笑我吹牛说考上镐东学院!”

“这可是你说的。”

“不是…我…”

孟小石伸手捂着额头,这个儿子长得像他,就是脑瓜子不知像谁,每天被姐姐欺负。

在姐弟两拌嘴声中,孟小石买好了蔬菜兽肉,又买了些果脯点心,一坛苏漫姐妹喜欢喝的果酒,还给一双儿女买了糖葫芦,才大包小包回了家。

妻子已经熬好了饭,孟小石把做菜的活计都包揽了下来,风风火火做了一大桌菜,一家人高高兴兴吃了饭,苏漫和齐雅才告别而去。

“怎么了?”

孟小石从吃饭的时候,就发现妻子苏子青神情有些恍惚,刚才有客人在,不好发问,等把人一送走,忙拉住妻子问道。

苏子青摇摇头,脸上似笑非笑,又是惊奇又是惶恐,直到被丈夫拉着,才微微回了神。

“姐姐要嫁人了?”

孟小石一听,提起的心才放了下来,忙安慰道:“这是好事呀!他姨年纪也不小了……”

看妻子神情依旧不太正常,想了想,说道:“是男方家里不好吗?”

“没关系,我在天工阁也有些面子,帮着找一份活计不难。”

“实在不行,我找找小明哥,让他安排一个位置,也不会差。”

苏漫虽长得不错,性子也好,但毕竟年纪大了,要找到一个好人家,确实不容易。

如今的男人比女人金贵许多,经常都能听到下嫁的消息。

苏子青怪异地看着丈夫,只觉得无比地荒谬。

孟小石看妻子不说话,猜想可能是苏漫的婚事在钱财上不趁手。

叹道:“子青你得姐姐照顾,才得以活命,这个大恩我也记着,我们还有些积蓄,你拿去给姐姐用。”

这笔钱是存着给一双儿女进学院所用,这次取用了,到时可能就要去借了。

孟小石之前不过是从事,薪资自然够一家吃喝,但除此之外,也存不下多少。

他又不屑走邪路,更不会做生意,所以,家里始终都不算富裕,不过中人之家罢了,这笔钱财,是每月省下来,准备留着应付家里大事的。

“不是……”

苏子青又是心痛又是感动,抱着丈夫说道:“不是不好,是太好了!”

“我……我有些怕!”

孟小石一怔,笑道:“好人家?”

“那是好事呀!怎么还担心起来了?”

“他姨武功高强,见多识广,更有份好工作,找个好人家才是应该。”

“是哪里人?太华的吗?”

在长安,最好的人家,当然是太华殿下属各阁中任职的吏员。

次一等,则是长安镇守府的吏员。

至于其他大商行大酒楼的管事,即便可能收入高一些,但在地位上却差了一层。

孟小石根本没有提太华教的正式弟子,那些四五十岁的,早已有了家室,他们的小孩,也基本不会找外面的人家。

就他堂兄孟小明的小孩,如今也快二十了,听说已经物色好了人家,是太清宫属下三十六峰天山峰峰主家的女儿,就等着两人成年,成为太华正式弟子就成婚。

孟小石知道,这是门当户对的联姻!

至于那些年轻的正式弟子,不知道有多少有权有势的正式弟子家族盯着,哪里轮得到外面的人家。

即便是杂役弟子家的女儿,也极难嫁给正式弟子。

“是太华的……”

“哈,那可真好了!那个阁的,说不定我还认识。”

孟小石很高兴,也为妻姐高兴,能嫁给太华殿吏员,这一辈子,也就不用愁了。

苏子青眨眨眼,看着满脸笑意的丈夫,突然觉得心安了不少,有这样一个丈夫,比什么富贵都重要。

“叫岳华!”

名字一入耳,孟小石就觉得有些耳熟,笑着对妻子道:“嘿,还真有些耳熟,我想想,我肯定听过这个名字,是哪个阁来着?”

苏子青看着傻乎乎的丈夫,低声说道:“你肯定听过。”

“岳华?”

“岳…华…岳华!”

孟小石的身体慢慢变得僵直,感觉口干舌燥,脖子咔嚓咔嚓转动,对着妻子艰难道:“岳…华…是那个岳华吗?”

苏子青看着丈夫瞠目结舌的样子,感觉轻松了许多,好笑地说道:“是呀!姐姐要做皇后了!”

“哎呀!”

“子青,这…这…可不能开玩笑!”

“要杀头的!”

孟小石抱住妻子,低声嘶吼道。

苏子青觉得被丈夫抱得有些紧了,感觉喘不过气,知道可能有些吓这丈夫了,忙安慰道:“小石,别紧张,是真的,不是开玩笑。”

孟小石看妻子不自然,醒悟过来,忙放开了妻子,急速喘了几口气,头脑依旧嗡嗡作响。

疑惑道:“怎么会?”

“他姨怎么后认识岳……公子?”

苏漫之前满世界游荡,到处接任务赚钱,这个孟小石是知道的,回来长安镐东学院任教,也不过是最近五年的事,难道在学院里认识了岳华公子?

怎么一点口风都没有露出来?

苏子青想起姐姐和那岳华公子的事,眼睛放光,趴在丈夫耳边轻声说道:“姐姐和岳公子,在十五年前就认识了!”

“啊?”

“小石,你知道吗?原来当年在汾阳给姐姐玉女心法的,就是岳华公子呢!”

孟小石听多了两姐妹的这番遭遇,知道没有那个好心的太华弟子送出的武功心法,两姐妹根本不可能在那个年代中活下来!

原来如此!

苏子青一脸的憧憬,幽幽道:“我知道,姐姐的心,一直都系在那没有留名的公子身上,那些年在四处寻找,就是要找到岳华公子。”

“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让姐姐找到了。”

“你知道吗?这就是缘分。”

“姐姐当时没找到岳华公子,倒是和岳华公子的妹妹岳灵儿成了朋友。”

“不过,岳灵儿改名宁灵,姐姐也不知道,否则就早几年见到岳华公子了。”

“齐雅姐姐也是那时候认识的。”

孟小石忙问道:“那齐师姐,也是太华正式弟子?”

“是呀?易字辈的弟子,说是在翠云宫轮值。”

“翠云宫!”

孟小石可不同与妻子,自然知道翠云宫是何等神圣的地方,那是太华道君的道侣、有斗姆再世之称、被太华易字辈弟子尊称为姑姑的宁中则修行的地方。

“呼……”

孟小石长长呼出一口气,僵直的身体慢慢恢复正常,突然想起堂兄前段时间,找自己喝酒,跟自己说的话。

“小石呀!你是有福气的人。”

“这一辈子就是清高富贵的命。”

原来说的是这个呀!堂兄他早就知道了。

原来这段时间,自己破格升官,这么多大人物看重自己,就是因为他姐要做皇后了呀!

孟小石醒悟了过来,又有些紧张:“子青,原来这段时间那些大人物高看我,升我的职,是因为他姨。”

“这会不会影响他姨?”

“万一那皇……岳公子知道了,怪罪下来,岂不……”

苏子青见丈夫有些急了,忙拉住他说道:“不会,不会。”

“刚才姐姐和齐师姐还夸你呢!”

“说你诚实正直,心有大义。”

“连姑姑都知道你的名声!”

“不是…我…我有什么名声?”

孟小石有些晕了。